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
  • 极速快三计划:第218章 见面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用尽浑身解数,将厉邵元伺候得连毛孔都透着舒爽气儿,他平躺在床上,大口喘息着,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很久,才从那种蚀骨的刺激中回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扭头看着碧,厉邵元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之前为了心爱女人洁身自好,现在有些后悔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简直就是极品,他从她身上获得的快乐那么多,让他贪恋不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的性格他也喜欢,她简直是上天为他量身定做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,我们结婚吧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脱口而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然后就后悔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说些什么掩饰过去,可是碧显然已经听到了,侧头看他,嘴角勾着让他无法忽视的惊喜,结婚?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她脸上的快乐那么明显,厉邵元突然觉得,跟她结婚,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爱的女人已经不在了,他看好的儿子如今也跟他不再联系,他的孙子孙女也不在身边,跟别提一直跟他作对的厉承勋和叶悠然了,他们已经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,他这辈子都不再想见到他们,但是他以后的日子怎么办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能活在缅怀心爱女人的惆怅中吧?他想,往前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眼下碧就是个不得多得的好女人,他一旦错过,会是遗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既然都说出口了,想收回也难了,干脆,就结吧,反正他现在已经不是厉家家主,他手中的股份也缩回了不少,他在公司里的地位现在也紧紧是个股东,董事长是个挂名的,没有一丝实权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怕是以后,这个挂名的董事长都会被厉桐抢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剩下的,只有那些收藏品和几处置业了,结婚后,关于财产方面,碧占不到他任何便宜,反而,碧的家底似乎比他还要殷实,即便将来离婚,他也不会成为吃亏掏钱的那一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结婚了,他就能天天这样对碧了,身体上获得满足,生活上也有人照顾他,而且两人还有共同的爱好,偶尔旅游下,赌石挥霍一下,这其中趣味,不可谓不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越想越兴奋,对,结婚!碧,我确认我爱你,我离不开你了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开始乱来,碧在半推半就中让他得逞,她娇喘吁吁的趴在他胸膛,手指画着圈,邵元,你确定吗,你真的要娶我?我没什么钱,跟你之前的家业没法比,我也不够漂亮,我是个保守的女人,我不会像雪芙夫人那样手段技巧一流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指抵住她的嘴唇,我要娶的女人,绝对不能是朝三暮四的放浪品性,那天之所以维护雪芙夫人,说真的,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其实不喜欢那种作风的女人,在外面玩玩还行,谁敢把她娶回家???也只有我的碧这样恪守贞操,矜持温婉的女人宜家宜室,碧,我是真心喜欢你,你让我在这段最痛苦的日子里看到了光明,我的未来,一定要有你的参与才精彩,碧,跟我结婚吧,我们在一起天天都是神仙眷侣!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被他说得很是心动的样子,表情也是一脸感激,邵元,我没想到你会娶我,我,我太意外了,好感动,邵元,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你没在骗我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微笑,当然不是在骗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五个字还没说出,就被桌上他的手机打断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手机一直在响,是电话铃声,锲而不舍的,厉邵元咒骂了一声,单手搂住碧,另一只手拿来手机,按下接听放在耳边,喂?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个字,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厉邵元听得头皮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拿开手机看了眼上面的陌生号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

            分明就是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,她不是已经,已经不在人世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已经被薄书容害死了,怎么会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霍地从床上坐起来,瞠目结舌,觅,觅萱?觅萱?是,是是你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被他扔到一边,他剧烈的动作差点让她一头栽到床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‘觅萱’这个名字,她自然不陌生,在厉邵元身后,碧的眼里泛过一抹笑意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人,终于耐不住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等了她这么久,她终于现身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是我。女人声音如泣如诉,我好想你啊,你呢,想过我吗?我以为你把我忘了,我不敢打电话给你,怕打扰你的生活,但是我控制不住,我太想你了,太想让你陪在我身边了,元哥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,嘴里心疼的喃喃,怎么会,你怎么会,我以为你已经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我过得很不好,我被你妻子害得很惨,我恢复了很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觅萱,你,你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不知道该问什么,他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了,他脑子里反复回响着一句话,她还活着,他心爱的女人还活着,她回来找他了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差点喜极而泣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下一刻,眼前的事实让他冷静了一下,头脑热度降了几度,碧,还在他身边,他们刚才,刚刚做了一场让他流连忘返的运动,他还向她求婚,他连两人的未来都规划好了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忽然之间,他心爱的女人复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怎么办?

            歉疚的看了眼碧,却觉她正在眼巴巴望着他,眼里盛着一抹伤感,厉邵元记得,他对碧说过觅萱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碧心里什么都清楚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厉邵元捂着听筒,嗓音有些为难,如何舍弃,在他接到觅萱电话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好了,为了觅萱他耽误了一辈子,不可能因为碧跟他这几个月的交往,就改变了,他最想要的,还是觅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觅萱回来,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娶她,圆了自己几十年来的梦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人生,也算是无憾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什么都不用说,我虽然喜欢你,但我的自尊不容许自己轻视我自己,你去吧,去找她吧,我不怨你,真的。碧很贴心,没有大声说话,而是,凑在他耳边低语,热气吹进他耳中,厉邵元眼睛里顷刻间有了一层,碧可怜兮兮道,邵元,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,我谢谢你给予我的快乐,如果可以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下,眼里浮起一抹委屈,如果可以,我还想做你的朋友,你什么时候有了需要,随时来找我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脸都红了,似乎很不好意思,立刻又说道,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不是那种作风不好的女人,我只是,我只是太爱你了,邵元,你别看不起我,好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水盈盈的眼睛望着他,厉邵元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她,碧又开口,显得很不安,如果你不愿,就不要勉强自己,或者,我从嵘城搬走,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和她面前,不给你们制造矛盾,我知道你很爱她,我不生气,我只是有点嫉妒而已,我会把这份嫉妒藏好,不给你不给他造成伤害,邵元,我,我这就去安排搬家

    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厉邵元就吻住了她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女人的声音源源不断从手机里传来,传入厉邵元的耳朵她讲着她的经历,讲她痛苦的思念日子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觉得自己等待她的那些日子都值了,他没有白等她,一切付出有了收获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获得了大男子主义的巨大的满足感,听着觅萱在那边说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觅萱的诉说被一阵异常的声音打断,担心的问,元哥,你怎么了?你哪里不舒服吗?我听你声音不对,是受伤了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慌忙道,没事,我没事觅萱,你在哪儿,我来找你

            哦,你没事就好,我在

            觅萱还是那么单纯,简单的相信了他,厉邵元心里想着挂断了电话,又吻了吻碧,碧儿,等我,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,但是,我也许不能,娶你了,对不起,碧儿,不过我会在别的地方补偿你,我会经常过来看你

            坏蛋,你怎么那么坏啊碧娇羞的躲闪,厉邵元追逐,他笑着,心里好不快活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洗好澡换好衣服,碧裹着床单亲自给他打领带,两人耳鬓厮磨半晌,厉邵元终于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碧望着他的背影,温柔的面容渐渐变为讥讽,冷笑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揉了揉自己差点断掉的腰,她阅男无数,厉邵元这样的身体素质其实只能算中下等,主要是年纪大,身体又没有太注重保养,外强中干,如果不是她竭力取悦他,他绝对不会获得太多的快乐

            累!太累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却还自以为他多么虎虎生威!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已搭上厉邵元,厉邵元前去赴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编辑了一条消息,给叶安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叶安民回复,好,我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放下手机,碧就去泡澡了,把身上痕迹抹除得干干净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洁癖,她也喜欢在男人身上找一些乐子,但都是花钱买服务,像这样费尽心思给别人提供服务的太鲜见了,虽然一次两次有新鲜感,但是多了未免有乏味了,关键是,那男人被她伺候得舒坦了,竟然一要再要,她觉得给自己挖了个大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竟然还要娶她?

            天啊,这人未免自我感觉太良好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终于露面,不知道是不是还想怎么利用他,他却还沉浸在与旧情人再相见的喜悦中,丝毫不知那女人的歹毒心肠,啧啧,男人活成他这样,终日被女人欺骗,真是个可怜虫,没长脑子的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到觅萱的那刻,厉邵元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是何种表情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觅萱,竟然成了雪芙夫人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在碧的朋友面前维护她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雪芙夫人给他的感觉,太像觅萱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忍心他的觅萱成为人人攻击的对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维护归维护,当场见到这个人,那熟悉的声音从她嘴里出来,她像以往一样充满的依赖和爱意的叫他‘元哥’,他的心还是会躁动,对她的感觉,全部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我当初被薄书容陷害,还被毁了容,不得已去国外整容,我那段日子过得生不如死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不敢联系你,我怕你妻子继续加害我们的儿子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我过得好苦啊,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想自杀但是想到你和儿子,我又坚持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对不起,我到现在才联系你,我有许多不得已的理由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看着厉邵元,她手里有一根线,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厉邵元,他一有情况线人都会汇报到她那里,不是因为她挂念他,而是,厉邵元是她手里的一枚棋子,不想用就放在那儿,任其自生自灭,有了用处的时候她就会召唤他出来,就像现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你这几十年过得怎么样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话,厉邵元想问,但是她这几十年过得很是丰富多彩,他都通过碧的朋友了解过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嫁过总统,她还跟当今部长欧道奇有私情,她的幕下之宾有很多很多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现自己很愤怒,想质问她,但是一想到她一个弱女子被人陷害到那种地步还坚强的活下来,虽然手段不堪了些,可她除了身为女人的那点资本,还有什么?她只能利用这些资本,来为自己谋生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何错之有?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面上哭着,可心里颇有胜算,她就知道,她遇到厉邵元,只要稍微解释一下,他就会贴心的为她脑补出来很多她不得已离开他的理由

            果然,厉邵元看她哭得那么动人,伸手将她揽入怀里,闻着她身上的香气,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,而且,她跟那个时候一样,保养得很好,肌肤细腻无比,打扮起来还是满满的少女感

            好像这几十年,她都没有变老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,却好像经历了整个沧海桑田,他一直活在对她的思念中,他一直以为她死了,他一直恨着薄书容,如今,薄书容变得和他一样老,反而,他思念的人活得这么光鲜照人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心有戚戚焉,重新抱着他全身心爱着的女人,心思复杂难言,怎么会这样?

            按理她活着,他该开心的,兴奋得手舞足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并没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不能说完全没有,他只是,一想到碧的朋友拿到他眼前的那些照片和视频,他心里就像是哽了一根刺,偏偏他又不能说明白了

            觅萱。厉邵元看着她,或者,雪芙夫人?我该叫你什么呢?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一愣,看着他矛盾的表情,心里划过一抹嫌恶,她都过来找他了,他竟然还给他甩脸色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有求于他,还是要像以前一样,先给他点好处,他喜欢温柔的,她就温柔待他,元哥,你知道吗,我一直在关注你的生活,但是我跟我的丈夫签了协议,有生之年不能去见你,否则就让你不好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不在了,但他儿子在啊,身为总统,对我这个当妈的也是严苛得很,我今天见你也是刻意避开了他的耳目,元哥,我真的好辛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你抱抱我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闻言,大为惊愕,你告诉了你丈夫,关于我们俩的前尘往事?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可是当时的总统先生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她就是有情有义的好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竟然在他不知道的背后,默默为他付出几十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你是我最爱的男人,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,我每天都想回到你身边,但是我的病是我丈夫请医生花了大笔金钱看好的,我一辈子都被他控制着,他用你威胁我

            反正人已经死了,雪芙夫人怎么说,都没人揭穿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尽情的博取厉邵元的同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有总统先生,他当初小小年纪救我一命,也是因为你的吩咐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双眼亮的望着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一愣,救他?什么时候帝云嘉救了他?她怎么不知道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儿子,从小就跟她没有共同语言,一直到现在,关系还是这么恶劣,唉

            是,是我,都是我暗中让他做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还以为他救我帮我,是因为景望,原来是你,我就知道,你不是他们说的那种放浪女人,你是有苦衷的,你是为了我好,觅萱,辛苦你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刻,怀里的女人,才让他找到了过往的心动感觉,那种感觉,又回来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这些年的守候,终于感动了天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雪芙夫人听到他说‘放浪女人’,倒吸口冷气,原来他知道得太挺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?她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知道了,她就要全部坦白了,免得他起了疑心,她将来不好解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对不起,是我没用,我知道你被厉承勋和他妻子陷害,我也想帮你,可我无能为力,我找欧道奇,我用身体跟他交易,没想到,他也帮不到你

            傻瓜,你跟欧道奇都是因为我?你怎么这么傻?他那种人老奸巨猾得很,肯定是在玩弄你,你平时很聪明的,怎么就为了我跟他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心疼的吻了吻她的额头,以后别做那些傻事了,好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此刻是被她蒙蔽了,如果仔细想想就会明白,她说的这些话漏洞百出,他却相信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点头,好,我跟那些男人纠扯不清都是为了为你,现在好了,我终于见到你了,我以后就和你一心一意的在一起了,我再也不想去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男人了,他们都是在骗我,说会帮你,可是谁也没有帮你,邵元,我太傻了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不傻,你是关心则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说完猛地想到一件事,阁下知道你来见我吗?他会不会大雷霆

            会不会过来找他算账,牵连到他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虽然觉得这样的担心很自私,但是他现在困难重重,四面楚歌,不能再得罪了阁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心下冷嗤,嘴上温软,我跟他吵了一架,不过你别担心,他不会牵连到你,毕竟我是他妈妈,他还是爱我的,他也知道我非你不可,我想,到最后他会祝福我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我就放心了,你们毕竟是母子,让我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,我会自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我这个儿子脾气和古怪,我来见你也不太敢光明正大,所以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跟你见面,不过你别担心,我的心,永远都属于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心里失落无比,所以到现在,他终于等回了她,两人却依然不能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元哥,你能体谅我的是不是?雪芙夫人小心翼翼的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不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雪芙夫人继续卖掺哭泣,我也是身不由己,三个儿子,云嘉高高凌驾于我之上,旋司整日跟着叶悠然胡闹,也只有景望是个孝顺的,你知道吗,我讨好了欧道奇将景望安排在他下面工作,他做得很好,欧道奇经??渌?,他自己也很喜欢从政这条路,他做得越来越好了,我现在不指望跟你双宿双飞,我只希望我们的儿子,能够走得一帆风顺

            厉邵元大悟,对啊,他们俩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厉景望了,她手无缚鸡之力还在为儿子筹划,而他呢,却只会给儿子拖后腿,还输了儿子的厉家之位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对不起儿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景望要从政?厉邵元喜不自禁,如果是这样就好了,景望从政,帝云嘉也会帮他,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,他现在很忙,我见他他都没空,还有那两个孩子,我们的孙子孙女,也都被我照顾得很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你身边?厉邵元想到那两个孩子,心情是复杂的,都是因为厉承勋那个兔崽子,竟然在两个孩子的基因上玩弄他,到现在他还跟那两个孩子没有什么祖孙情可言,原来我不知道的地方,你做了这么多,觅萱,是我肤浅看错你了,对不起啊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不到的角落,雪芙夫人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

      //www.slkd.net/73_73610/29489588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www.slkd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slkd.net
  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