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
  •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> 万域封神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各执一词

   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:第七百三十一章 各执一词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是意外的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子,谁也不能相信,那本该被抓到姜氏王朝的凌氏居然回来了,这简直就是奇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带走她可是四名地神强者,她一个天仙的修为是怎么从他们手上逃出来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不论如何,她回来了就是好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,我不在这里,就要翻天不成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在这里还是具有绝对话语权的,虽然她女流之辈,但此刻却无人敢去接触她那凌厉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接着说道:“我被带走的时候,不是告诉你们怎么做了吗,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连忙说道:“我们只是在因为要不要把你被抓的事情告诉剑王,毕竟,毕竟你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依旧是冷眼相待,不过眼神已经没有了那种锋利,这些人都是跟着她的老兄弟了,打死她也不会相信会有人被背叛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事实永远都是残酷的,如果说他们中间没有奸细的话,那他们去火树星的行动就绝不会被泄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我回来了,想必你们都知道我们中间有一个姜氏王朝的奸细,否则我们的行动怎么会被姜在天了如指掌,我现在只希望你自己站出来,如果被我亲自拎出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许久之后都没人说话,当然也没人站出来主动承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突然,凌氏左右看着问道:“小徐呢,他去哪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徐就是那个带云飞雪来剑王佣兵团的年轻人,小徐虽然年轻,但却深得凌氏的喜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坤面色难看,但他还是说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把小徐绑起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煞气迸而出,凌氏悲愤道:“你们抓他做什么,他人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说道:“姜氏王朝的奸细多半就是他,否则你想想为什么那个云飞雪一来这里我们就生了这么大的事,云飞雪和小徐根本就是一伙儿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怒道:“证据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人说得出一二,他们确实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小徐就是奸细,只是生这种事,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悲愤和伤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便把心里觉得可能的对象当成泄物,但其实小徐究竟是不是奸细,任何人都不能确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走到后院中,小徐被绑在柱子上已是奄奄一息,看得出,这一两天遭到了不少的毒打,身上的鞭痕棍痕不计其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仿佛感受到了有人走来,瞧见凌氏走了过来,他忽然一笑道:“凌氏,难……难道你已……先我一步走了吗,我这都出现幻觉了,看来是……真的撑不住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仿佛就是一记催化物,不少人的眼眶都已忍不住泛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是奸细,那只能说明他的骨头真的很硬,这一两天所受到的非人折磨都没能让他屈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他不是奸细,那他这两天受到的待遇就实在是太冤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,不是幻觉,我真的回来了,我来给你松绑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走上前解开绑住小徐的绳子,但这时候杨一刀连忙说道:“凌氏,我们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奸细,不能这么放了他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死死的盯着他怒斥道:“既然你们都还不确定,凭什么要如此对他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说道:“可不论从哪方面分析,这个奸细都一定是他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分析分析,一天就是分析,能不能收起你那一套啊,我说过,他绝不可能是奸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何肯定他不是奸细,要知道我们这一次几乎全军覆没,这可不是小事啊,绝不能容忍这种人的存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凌氏,他越不承认就越说明他的不对劲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说道:“也就是说只有他承认了才对劲了,是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就要放了他,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也有可能是姜氏王朝的奸细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凌氏态度如此强硬,他们还能说什么,但每个人心中都出现了一层隔膜,凌氏如此偏袒小徐,是不是太过分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边解绳子边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小徐不可能当姜氏王朝的走狗,因为他的父母就是死在姜氏王朝那个狗官的手里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终结尽皆沉默,但接着杨一刀说道:“我们这里哪个人不是和姜氏王朝有深仇大恨,单凭此怎能认定他就和这件事无关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只凭这个,还是不能说明他就不是奸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凌氏,不是我们故意这样,只是这件事真的影响太大,如果不把他揪出来,佣兵团都是人心惶惶,无法进行下一步任务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,小徐已被凌氏从柱子上放了下来,杨一刀在说什么,她好似根本都没听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你们的心情,我理解,我不……不会怪你们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徐一声剧烈的咳嗽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他终于是彻底昏迷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将她抱回床上,给他服用了一些灵药之后这才终于安下心,至少小徐的命是保住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这才把目光再度投向了众人,她说道:“此次我回来不是和你们吵架的,姜在天已经注意到了我们,那这里已不是久留之地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不少人都是点了点头,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身在一个势力,但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舍己为人呢,现在凌氏说的事情涉及到了他们自己的安危利益,自然都是在洗耳恭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接着说道:“所以剑王也必须要转移出去,留在这里已不安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的眼睛都是亮了起来,他们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剑王了,剑王所受的伤需要静心静养,除了凌氏,这里知道剑王在哪里的人不会过五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说道:“剑王,就在这里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说道:“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有人知道我们剑王佣兵团的事情,甚至姜在天也知道剑王佣兵团在这里,但你们知道他为何从未对这里下手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扫视了一眼所有人,接着说道:“就是因为他不知道剑王就在我们这里,单单只对我们动手,不抓到剑王绝不是姜在天愿意看到的,这一次也不知道他是抽了什么风,居然会大张旗鼓对我们动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忍不住问道:“剑王在哪里,我们已经好久都没见到他了,容我们见见他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说道:“剑王,就在我们的脚下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听凌氏说道:“也是让你们和剑王见面的时候了,我们这片驻地的下面实际上是一片密室,剑王一直都在这里,只是没人能想到罢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谁能想到他们一直想见到的剑王居然就在自己眼皮子下面呢?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坤忍不住问道:“剑王现在方便见我们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并未理会他们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剑王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疑惑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冷冷的说道:“小徐醒来的时候你们就能看到剑王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杨一刀和张坤更是目瞪口呆,道:“为什么只有他醒来才能看到剑王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的语气更加冷冽,她是说道:“因为开启密室的钥匙就在他手里,每次要见到剑王必须由他亲自带路,剑王只有见到他了,才会再见我们,这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暗号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所有人均是吃惊的看着凌氏,谁能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种曲折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剑王既然把这种事情都交由小徐来做,足以说明他是何等信任小徐,而他们却将剑*任的人绑起来一顿毒打?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阵不寒而栗,他们也瞬间明白为何凌氏会如此袒护小徐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有什么事等小徐醒来见到剑王再说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凌氏说完直接朝楼上走去休息了,留下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,每个人看着躺下的小徐目光都彻底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谁又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居然是剑王重视的人,早知道,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放肆的去毒打小徐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事情已经生,他们能做的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跟小徐和剑王解释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夜晚将近,所有人都是怀揣着心事相继睡去,随着呼噜声四处响起,一道黑色的身影却在借助夜色从穿梭到了院子后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蒙着黑色的面纱,但那双眼睛在幽暗的月光下竟如一匹独行的饿狼,现在这匹饿狼正在寻找它的猎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左顾右盼四处查看,见所有人都已彻底熟睡,他便如一只狸猫一般窜进了小徐所在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着还未醒来的小徐,此人双目之中闪过了一抹阴冷之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双手在小徐身上来回摸索,当他搜过小徐腰部的时候,那阴冷的目光忽然出现了惊喜之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用力从小徐身上一抽,一把金色的钥匙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此人面色大喜,拿到钥匙转身便往门外奔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他回头的刹那,目光瞬间凝固在了空中,刚刚还全在睡觉的所有人,此刻竟已全部聚集到了大门之外,为的凌氏正怒火滔天的盯着,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那本已离开的云飞雪,竟也出现在这里。

      //www.slkd.net/60_60263/29488617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www.slkd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slkd.net
  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