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
  •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> 大明闲人 > 第930章:功亏一篑

    11选5前二组怎么算中奖:第930章:功亏一篑

            长空鹰唳,原驰骏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狼山,这是阴山最西面的一段山脉,位于河套平原的北部。在这个时空的此时,还属于一片极少被人类踏足的处女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高耸的呼和巴什各主峰云雾飘渺,静静的伫立在云巅,俯览着下方广袤的青翠平原,万古沉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今天,这一片原始的寂静,猛然被一阵雷鸣般的蹄声肆意打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志满意得的端坐于一匹神骏的枣红马上,随着战马奔腾的身形起伏如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先后用了声东击西、暗度陈仓、十面埋伏等妙计,终于在付出了数天的时间后,将那股明人的细作队伍逼赶了出来。连日来,对方已经折兵损将,近百人的队伍只剩下最多半数了。只要再加把劲儿,就可将其彻底聚歼在这片土地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里是草原,最利于战马驰骋的所在。鞑靼人才是草原的宠儿,在这片天地中,他,战无不胜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火筛给出的命令却并不是彻底剿灭,而是围擒。因为他终于搞明白了对手是谁,竟是那个曾给了他从未有过退败耻辱的大明苏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是长生天的旨意,他如此想着。是长生天欲要他以此来洗刷往日的耻辱,这才把这个冤家对头主动送到自己的嘴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实话说,他其实现在也是蛮佩服苏默的。这个小子在得罪了蒙古一大堆的人的情况下,竟然还敢来这边冒头不说,竟还作死的只带着这么点人就悄悄潜入进来搞事儿,火筛简直不知是该说他愚蠢还是傻大胆儿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真当这大草原是你家后花园了,可以让你随意到处溜达啊,这得是心大到何等程度,才能干出来的蠢事呢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火筛对对方的这种蠢表示非常的欢迎。如果那小子不蠢,自己又怎么有眼下这个好机会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眼下对方仅不过四五十人,而要面对的,却是自己这边四千人的围捕,战力对比一比一百,那结果还会有什么悬念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火筛在得知的对方是苏默的第一时间内,就下达了生擒活捉的严令。任何人不得伤害到苏默的性命,那必须是他的战利品。也唯有他,才有那个资格亲手斩下苏默的脑袋,以此来洗去昔日的耻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命令,才让苏默等人在这种众寡悬殊的境遇下,还能一直坚持到现在。但是随着蒙古兵卒一步步的压迫之下,他们终于还是被逼到了这空旷的平原地带,眼见得已是穷途末路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去,给施力坦他们传令,可以开始合围了。这一次,本汗倒要看看,那家伙是不是真的有神明庇佑,还有谁能救得了他?!蔽⑽⒗胀?柘驴ヂ?,火筛遥望着远处的一个小山坳,淡然下令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狼山险峻,到处都是大片的原始森林,根本无法攀爬躲藏。不过,同样的,也不利于战马冲阵。而对方现在躲入的那个小山坳,作为草原土著的火筛却早就了解过,那只是个死胡同,进出唯有一条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眼下的苏默那帮人,已然等于是入瓮之鳖,只等着他伸手去捉拿了。这种情形,即便残暴如他,也不愿平白去损失士卒的性命硬攻。只要将四面八方围死了,最多不过三两天,几乎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捡尸体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亲卫大声应了,拨转马头去传令了?;鹕干焓纸庸硪桓銮孜赖莨吹乃?,仰狠狠灌了几口甘咧的泉水,惬意的抹了把颌下虬结的胡须,抖手甩出一串串晶亮的水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草原的夏末,酷热难当,要是没有充足的水分补充,大活人能活活被炙热的阳光烤成干儿。而那个山坳,就是这样一处绝地。除了岩石灰土和一些少许的杂草之外,别说水源了,连吃食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着对方此刻或许正在艰难的抿着干裂的嘴唇,再想想自己在外边如此畅饮甘泉的对比,火筛就如吃了个人参果般,浑身从里到外透出一阵舒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是的,骄傲如他,对苏默的痛恨已然到了某种病态的地步。甚至哪怕是当初被苏默斩上几刀,都远好过于逼退他的唯一一败的结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四下里很快响起连天的蹄声,苍凉的号角声从三个方向同时传来,那是施力坦、固伦哀、突颜三人已经都赶到的信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嘴角微微勾起,眼中露出嗜血的光泽,缓缓将手抬了起来。猎物已经入套,现在就等着他去进行最后一步了:耗尽猎物最后残存的体力,然后去收取猎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猛地往前挥去,可就在刚刚挥到一半,猛地远处一骑狂奔而至,不待驰到近前,老远就嘶声大叫道:“塔布囊,快,快去救救右帐汗王啊……”一句话不等喊完,人却忽然从马背上倒栽而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猛地僵住,霍的扭头看去,脸上露出阴鹜愤怒之色?!叭?,将他给本汗带过来?!彼渖鹊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救右帐汗王?这是怎么回事?右帐汗王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一连串的疑问在脑海中冒出,让他颇有些莫名其妙。同时,还有种莫名的不安缓缓升起,让他忽然有些烦躁起来。之前满心的愉悦,至此再也不见半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很快,那人便在众亲卫的扶持下走了过来,不待火筛问,就噗通跪倒,大哭道:“塔布囊,快回兵去救救右帐汗王吧。大营那边出事儿了,数十部落反叛,右帐汗王中箭昏迷了,危在旦夕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什么?大营那边?!数十部落反叛?!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被这个消息震的在马上一晃,差点没一头栽下马去。定定神稳住身子,这才怒目喝道:“混账东西,为何会如此?巴穆尔呢,他在做什么?还有右帐汗王是怎么回事,他又为何会在我大营那边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简直要气炸了肺了,眼看着自己这边最多不过两三天就可以收网了,结果现在却来了这么一出,岂不是要功亏一篑?巴穆尔那个蠢货枉费自己那般信重,这才几天就搞出诺大的乱子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天,数十部落反叛?!即便都是小部落,那岂不是说也要上万人?而自己留在大营那边,唯有巴穆尔一部,连带后勤辎重所部,也不过顶天两千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千对一万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筛呼吸急促起来,他简直不敢想象那结果。他可不会狂妄的认为,自己的部下可以勇猛到一个打五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蒙古人可谓全民皆兵,骑上马就是战士。那一万人可绝不是汉人一万人可比,可是真真的都是不弱于他所部的战士啊。这种情形下,一个打五个?呵呵,那真是想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有,右帐汗王又是怎么回事,竟然还中箭昏迷了。这特么的要不要这么乱?那边到底生了什么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饶是以火筛坚韧的心性,也是不由的心慌意乱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有谣言在王庭那边流传,大汗派出右帐汗王来调查……札木合等部忽然难,乱军之中,右帐汗王被冷箭射中…..”来人断断续续的解释中,火筛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直至最后已是黑的如锅底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声东击西之计!好一个苏讷言!竟奸诈若此,竟奸诈若此!”火筛哆嗦着嘴唇,喃喃的念叨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到了此时,他哪还不明白,自己是被苏默耍了?明人的细作远不止此刻前面山坳中那点人,更多的都早已潜伏在侧,就等着自己被引诱出来,这才暴起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至于王庭那边的谣言,分明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差去造成的。为的就是引起达延汗的怀疑,还有蒙古内部的混乱。因为只要王庭使者来临,必然就会引和他火筛的争斗。而唯一意外的,大抵就是来者竟然是右帐汗王这尊大神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从这一点看来,也能知道,在达延汗心中,显然对自己已然有所不满了。否则的话,也不会将右帐汗王派来了。因为也就右帐汗王那个等级的,才能力压自己一头。否则换了旁人,自己大可不必在意,根本也影响不到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火筛心中不由的就是一阵憋闷,那股烦躁暴虐之情,更是愈重了三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咬着牙,瞪着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方那个山坳,脸上神情变幻不定。纠结、愤怒、疯狂、痛恨,种种情绪如同走马灯般幻化,最终凝结成深深的不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,回兵!”半响,终于从牙缝中狠狠挤出这几个字。随即一拨马头,狠狠的甩了一鞭子,当先纵马而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必须回去,也不得不回去。无他,担心巴穆尔顶不住那边的骚乱是其一,但更让他揪心的是那位右帐汗王。一旦那位王爷出了事儿,那可真是要塌了天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与剿灭苏默这点人而言,右帐汗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这种到了嘴边的鸭子,忽然又飞走了的郁闷,简直让他要狂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亲卫面面相觑,眼见平日里连掉跟毛都要心疼的爱马,都挨了狠狠的一鞭子,可见这位塔布囊此刻的心情是多么恶劣了。此时此刻,哪还有人敢喘半声大气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连串的号令很快传了出去,旌髦摇动,数千大军调转方向,渐渐加向后返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固伦哀、突颜和施力坦三人莫名其妙,完全搞不懂这突兀的变化是为了那般。但火筛一向军令森严,此时便有万般疑惑,也只得依令而行,不敢有半分违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山坳中,一双眼眸冷冷的窥视着外面的变化,随即隐去,极快的向里奔去……

      //www.slkd.net/4_4962/29489055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www.slkd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slkd.net
  • 【大家谈】“容错”决不是“纵错”保护伞 2019-01-10
  • 激情世界杯熬夜看球 谨防泌尿疾病“亮红牌” 2019-01-10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1-03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1-03
  • 美钢铝关税政策引发各界忧虑 2018-12-29
  • 网红健康险——红在哪 险在哪 2018-11-27
  • 最喜欢哪张?美媒发布詹姆斯本赛季十大经典时刻的照片 2018-11-23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8-11-23